皮皮奈鸭

沉迷杰佣无法自拔中。
坑这种东西不就是挖开跳又出不来的么。
D5杰佣园医(除了杰佣其他杂食233)
凹凸雷安雷
小英雄杂食
杰佣不拆不逆!!!

其实我的梦想是做机皇(1)
是很久之前碰到的一个杰克
突然想起来了(×)
字丑还可能看不清×
画也丑还没有滤镜×

是小白的第一次尝试×
做工粗糙×
审美爆炸×
但还是想发(。)
做一个小小的记录,第一次做簪子~

人鱼传说【安雷】

安雷[西幻  人鱼传说] (1)
新人首发....求轻喷! !

      一一尘封已久的石板上记载着古老的人鱼传说。传说人鱼是世界上最神秘的物种,他们拥有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令所有人为之癫狂。

      千百年来, 无数人为了人鱼葬身山谷,海洋,抑或是森林,却没有一个人真正见过那神秘的物种一一甚至有人怀疑世界上已经没有人鱼了。而年轻的冒险者却总喜欢以此为目标踏上旅程,好像这样就能够在小酒馆里吸引到酒馆老板十七岁的女儿了一样。

      但是冒险者中有一个怪人,他叫安迷修。虽说他也和其他年轻莽撞的冒险者一样把找到人鱼当做自己终生的目标,但和那些喜欢在酒馆里就着小麦啤酒消磨时光的年轻人不一样的是一一他是个绅士。这曾是酒馆每天的一大趣闻。安迷修最大的特点就是对任何美丽的小姐都十分有礼貌一但那些美丽的小姐们并不对此感冒,即使安迷修的样貌非常出众。

      谁也不知道安迷修为什么一定要去寻找传说中的人鱼,每次问起他,他总是弯起好看的绿眼睛,笑眯眯地说:“有几个冒险者不希望自己找到传说中世界上最珍贵的财富呢?”虽然这个理由并没有人相信。人们更相信安迷修是为了酒馆老板、十七岁的女儿莫琳娜才去寻找人鱼 ,他或许是为了在莫琳娜小姐十八岁的成年礼上献出一份大礼来讨好她?这个理由被大多数人相信,但很显然,没有一个人相信安迷修能找到人鱼并且活着回来。

      和别的冒险者不一 样,安迷修知道人鱼在哪里,  也知道如何才能接近那个“地狱”一般的地方 。他穿过了森林,越过了海洋,来到了这个世界上最不讨冒险者欢迎的地方——莫杰斯裂口。这个裂口下是滚烫的岩浆海洋,稍不注意就会死无葬身之地。裂口周围没有植被,更没有人居住,也曾有做好万全准备的冒险者来到这个地方,只为一睹裂口真容,却再也没人见过他,只是在距离裂口几百米的地方发现了他的衣服和完整的装备....似乎他是自己脱掉衣服跳下去的。这更为这个地狱般的地方增添了神秘恐怖的气息。甚至有人猜测所谓人鱼就藏身在这滚烫岩浆下的某个带有结界的山洞里,是它迷惑了到达这里的冒险者,让无数人死在了这个恐怖的地方。

      当然,这个说辞没有几个人相信,就算相信也不会拿自己的性命来这里 冒险。

      其他人只是推测,而安迷修却肯定人鱼就在这里。因为他见过人鱼,在他师父的日记里。他和他的师父大概是这个世界上唯二见过的人鱼的人类。安迷修的师父是一位伟大的冒险者,他曾打败为祸人间的魔龙,也曾解救隔壁王国的公主....无数伤痕和勋章见证了他传奇的一生。然而并没有人知道安迷修就是那位伟大的冒险者的徒弟,大概是因为模仿他的人大多都喜欢将自己的武器做成那位冒险者的武器的模样,再加持上一些类似的魔法,所以就算安迷修站在酒馆破烂的木桌上,举着剑大喊自己的真实身份,也不会有人相信,唯一的结果可能是被酒馆老板赶出去并且在门口挂一块木板,上面刻着“此酒馆不欢迎安迷修”的字样。

      安迷修握紧自己手里两把散发着光芒的剑----这是他的师父留给他的,或许他的师父知道自己的徒儿终有一天也会踏上寻找人鱼的道路。莫杰斯裂口附近的岩石很薄,底下的土质十分松散,这也是大部分冒险者失足跌落的原因。这个特点却给寻找路线的安迷修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他在裂口旁边搭好了营地,白天挖路,晚上就在营地里休息。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可能是半个月,可能是几个月,也可能是一年,安迷修终于打通了一条直通裂口底部的道路。灰头士脸的冒险者背好行囊, 腰间别着自己的宝剑,就此出发。

      裂口底下没有昼夜之分, 习惯了劳累的冒险者没有休息多久就会再次开始寻找。旁边就是滚烫的岩浆,气温高得连呼吸都困难。这时那柄冰蓝色的剑就会散发出丝丝凉气,萦绕在冒险者周身,使他不被灼热的空气烫伤。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安迷修几乎以为白费力气的时候,他路过一一个看起来不太寻常的山洞。这个山洞处于裂口最角落,里面却散发出凉气,而这凉气竟然将整个山洞冰封了起来,似乎是为了保护里面的什么东西一般。冒险者举起另一柄金黄色的剑,向着薄冰催发着其中蕴含的能量。那冰短暂的破碎了一个小口,又奇迹般的闭合了。聪明的冒险者大概知晓了这其中的奥秘,他再一次举起剑,用自身最大的力量戳破了个小口,然后迅速的钻入其中。洞里很黑,温度比刚才低了不止一倍。这个时候那柄金黄色的剑又散发出热气,围绕着冒险者,使他不至于被冻死。但冒险者还是被冻的够呛,他估摸着这温度比王宫里保存食材的冰窖还低上好几倍。他只好赶在自己被冻成冰雕前赶紧寻找人鱼。山洞似乎深不见底,温度越来越低,本来发出耀眼光芒的金黄色剑身已经黯淡下去,冒险者的手指也已经僵硬。

      ……这样下去绝对不行!安迷修的脸色十分苍白,僵硬的手指几乎握不住剑柄,挪动的步子也越来越小,最后几乎每走一步都会跪倒在冰冷的地面上,那些附在地面上的坚冰就会趁机对顽强又脆弱的冒险者施加伤害。他很想伸手去摸摸他已经失去知觉的腿是不是已经变成冰块,但是很显然他的手比他的腿更早一步被冻成了冰块。连握着剑的姿势都已经被固定住了。

      在冒险者被冻死之前, 他似乎看到前方不远的地方散发着神秘的光芒,光芒中有一个隐隐约约的人影。

      安迷修昏迷了过去,他甚至在这种濒死的状态下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梦见他身着王宫骑士帅气的礼服,站在金碧辉煌的宫殿中央,他面前的台子上铺着黑色的天鹅绒的垫子,垫子上则摆着他最为熟悉的两把剑,然后一个戴着王冠的看不太清脸的男人拿起两把剑递给了他。奇怪的是,他对这个男人有一种奇特的感觉,他好像就藏在安迷修脑海深处,并且给自己设了一个锁,让安速修记不起来他究竟是谁。直到安迷修想的脑袋都发疼了,那个身影才终于清晰了点。 还没等到他完全想起来,巨大的疼痛感就向他袭来,也成功让他从回忆一般的梦境里醒了过来。

   





性感奈布在线教你如何破除土味情话(2)
想不到吧这个东西它居然还有2(我也没想到
原梗是雪地草地死心塌地
结果被我蠢萌蠢萌的专杰记成了天空(?)草地死心塌地,结果念起来好像还蛮顺的(???)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恋爱使人失智吗(划)

(???)
性感奈布在线教你如何破除土味情话。(bushi)

完蛋。
他智商突然上线了。
我感觉我凉凉(×)

论为什么我家专杰是直男。

所谓沙雕的罗曼蒂克是怎样炼成的

【所谓沙雕的罗曼蒂克是怎样炼成的】〔杰佣〕含不明显园医
沙雕小短文,ooc注意
放飞自我的产物
(*๓´╰╯`๓)♡
1
你永远不知道你的队友在你辛辛苦苦溜屠夫的时候在干什么。
但是因为佣兵的身份,奈布.萨贝达对周围事物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当然也包括他某局溜杰克的时候园丁小姐和医生小姐在一旁的草丛里悄咪咪地议论他和杰克那所谓“不可告人”的故事。
……你当传奇故事呢还不可告人扑朔迷离?还有他这么辛苦争取来的时间你们是不是应该去开机而不是在这里变身八卦达人?
“偷听”了几回医生小姐和园丁小姐的分析,奈布.宇宙直男.从没对杰克有任何想法.萨贝达甚至也被说服了,觉得杰克对自己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对。
    但是直男处理问题的方式就很直接。在又一次“巧遇”杰克后,奈布终于忍不住开了口:“……杰克啊,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这句话在直男奈布的脑海里已经算是最委婉的话,然而外表稳如老狗实则内心慌的一匹的杰克先生却实实在在听出了奈布的话外音,也就是——杰克,你是不是喜欢我?
    但是下定决心制定完美计划追到小奈布的杰克先生怎么会在计划还没开始的时候让自己失败呢?于是他一本正经的回答:“佣兵先生,你想多了。”
    可是在听了那么多腐女的言论后,奈布早已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了解并熟练了作为一个gay的所有心理活动。
    比如在杰克先生没有暴露的,完美的回答了他的问题之后,他的第一想法居然是——说不定杰克这厮嘴上叫着佣兵先生,心里喊着小奈布呢?虽然好像也没说错什么,但这个想法在奈布的脑海里一浮现,就被奈布的理智赶了出去。
    毕竟还没有真正成为gay嘛。
    好在两人之间尴尬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太久,就被路过的社工先生打破了。克利切在一旁空地上旁若无人地翻着自己的衣服口袋,终于在胸口掏出了自己的大杀器——哦不,光彩夺目美艳照人的手电筒小宝贝。这当然不是公认的而是克利切自己取的。他举起手电,直对着杰克,一边照杰克一边转头对旁边的奈布喊:“你快走这里有克利切撑着!”
    奈布很给面子地转身就走,而一边的杰克居然站在原地没有动,要知道如果是以前的杰克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抓到除了奈布以外的求生者的机会。而站着不动的原因却是克利切打断了他和奈布尴尬的处境让他得以解脱。站在原地不动的后果就是眼睛突然一阵刺痛——手电筒进度条满了。克利切照瞎杰克后,也没有逗留,一溜烟跑了。
    一旁在树下偷窥的奈布额头上垂下几根黑线:今天的杰克真是不同寻常的乖呢……看着居然有些委屈巴巴的感觉……
    杰克当然不知道奈布心里的小九九,等到眼睛恢复视力后就开始寻找求生者。这局的结局依然是屠皇杰克大获全胜,留下小奈布开开心心送去地窖。
    啧,真是gay里gay气的爪爪杰啊。然后奈布看着一脸无辜的杰克,又一次忍不住问出口,而且比上次直接多了:“杰克,你老实回答我,为什么每次只放我去地窖,我在你面前你都不打我?”好像从杰克眼睛里看出了什么似的,“你别装傻,更不要装瞎。”
    杰克站在原地,心情略微复杂——看来他的完美计划无法实施了呢。他眯了眯暗金的眸子,锁定奈布头上一撮翘起的呆毛慢悠悠的开口:“那奈布接受吗?”接受我对你这么好吗?
    奈布看着杰克东飘西转的眼神就知道他此刻心里有多没底。好歹也对自己有点自信啊。心里一丝丝小喜悦被这飘忽的眼神无限放大,奈布忽然意识到,如果他开口,那么这个人就是他的了。
    “接受啊。”各种意义上的。
    然后奈布就看着杰克给他上演了一出原地飞升。地上的尘土都扬起了厚厚的一层。捂住口鼻,奈布毫不犹豫的跳下了地窖——毕竟今天的任务可是超额完成了呢。
    园丁:🌚
    医生:🌝

画了一个封面????
沉迷小英雄无法自拔

红蝶小姐姐淘汰了三个人之后。
带着佣兵解起了电gay【。】
三台快要解完的时候。
我成功掉线了。(๑•́ωก̀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