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皇的吹疯叽儿

沉迷杰佣无法自拔中。
D5主杰佣(除了杰佣不拆不逆其他杂食)
☆不吃杰克在游戏中和其他角色的cp,但吃杰叽。
杰叽好吃。
成为一只快乐的吹疯叽儿

安雷〔西幻 人鱼传说〕(2)

安雷〔西幻 人鱼传说〕(2)
拖了超级久的产物……随缘更新×

    安迷修的耳边一阵嘈杂,他成功地睁开了眼睛,醒了过来。安迷修仰面躺在一张木床上,一睁眼看到的是木制的屋顶,他很想坐起身来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地方,但很显然他的身体并不听他使唤。

    然后安迷修耳边传来一个小孩子的声音。

    “你醒了呀,尊敬的老前辈的后代!”那个小孩子显然很兴奋,甚至不等安迷修回答他就一溜烟地跑了出去,砰地一声关上木门,然后用安迷修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的声音喊到∶“秋姐!那个您捡回来的尊敬的老前辈后代醒啦!!!”安迷修头脑还昏沉着,简直又要被他喊得昏厥过去。

    木门又被推开来,这一次倒是比上一次轻柔很多。然后小孩子口中的秋姐走了进来,关切地问:“您还好么?这么多年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的后人来到这里呢。”她把安迷修扶起来,并且递给他一杯水。安迷修这才得以看到天花板以外的东西。

    这是一间小木屋,阳光从外面透过窗帘照射进来,这让许久没有见过阳光的安迷修感到十分安心舒适。那名叫秋的女子有一头灿烂的金发,梳成两个垂在胸前的辫子。她的服饰很正常,但耳朵却很不正常——至少和安迷修的不一样。安迷修心情有些激动,因为这种不正常大概代表着他成功地找到了人鱼。

    他尝试着询问秋:“刚才那位是?”秋笑了起来,然后略带歉意地看向安迷修∶“他是我的弟弟,叫做金,很抱歉他用那样的称呼来称呼您,毕竟我们并不知道您的名字。而且最近实在有些忙碌,腾不出人手来照看您,只好让金来照顾您了,他虽然有些鲁莽,但很善良,把重伤的您交给他我们也是比较放心的。”安迷修内心默默吐槽他并不怎么放心。

    安迷修想问很多很多的事情,却又不知道从何问起。秋好像是看出了他的迷茫,微笑着向他解释∶“这里确实是人鱼的国度,您没有走错。您也确实非常有勇气和毅力,到达了那样深的地方,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能快速地找到您。您的师父曾经来过这里,并且帮助我们人鱼一族渡过了一个很大的难关,所以我们相信并接纳了他,也完全相信并且接纳你。”她的话让目的并不怎么单纯的安迷修感到一阵罪恶感,但安迷修却不能因为这些话就放弃自己的目标。

    安迷修清了清嗓子,然后微笑着对秋开了口∶“秋小姐可以带我去拜访一下人鱼族的祖先么?”秋用一种意味不明的眼光打量了他半天,才终于开口∶“完全可以,安先生,但您的身体还没有恢复过来,过些日子我叫格瑞带您去吧。我还有点事儿,就先失陪了。”然后秋起身,推开木屋的门,脸上的表情模糊不清。

    安迷修很听话地在床上躺了两三天,果然等到一个名叫格瑞的人鱼带路。这位人鱼话不多,说话的声调又低,再配上他整日里严肃的表情,显得十分冷漠且不好相处。安迷修问了一些必要的问题之后也识趣地没有再说话,两个人就一路沉默地来到了这个人鱼国度的中心地区——“月光,爱与智慧的圣地”。说是圣地大概是因为这里是人鱼祖先居住的地方……人鱼的寿命极长,几乎与天地同寿,这也就是人鱼的祖先仍旧存活的原因所在。安迷修来这里的目的正是为了这位传说中的人鱼祖先……他的师父在日记中留下了许多关于人鱼祖先的事情,并多次暗中提醒寻找人鱼祖先的重要性。

    人鱼的祖先的名号听起来其人似乎是个垂暮老人,然而样貌却是个年轻帅气的男人。男人有着深紫色的短发,事实上他的发色介于深蓝色和深紫色中间,配上他白皙到苍白的脸显得他的脸型更加立体深邃了起来。他的眼睛是比紫葡萄更加晶莹一点的模样——这样的样貌却硬生生给人一种锋利且不容侵犯的感觉。或许是因为他是人鱼的祖先?安迷修短暂地思考了一下,就把这个听起来并无大碍的问题抛到了脑后。因为他现在要面对更大的难题。

    那个叫做格瑞的人鱼把他带过来之后就走了,也没有告诉安迷修是否需要等待。于是安迷修敲了敲门,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人应,他只好轻轻地推开门走进去。没想到一进门就是这么一个大惊喜。堂堂人鱼祖先正光着身子正对着他给他来了个精神上的开门红。

    纯情小骑士安迷修第一次见到除了自己的男人的裸体,精神上着实受到了冲击。脸上的红晕更是一路飘到了耳朵尖。安迷修不好盯着人家看,更不好意思出口阻止这位老人家的奇特行为,脑子一时死机,只好低下头盯着自己的鞋尖出神。

   “那个……您就是雷狮前辈吗?”安迷修问了一句废话,他能站在这里就当然知道他面前这位行为奇特的老人家是谁。但是由于安迷修的脑袋仍旧处于当机状态,问出这么个傻了吧唧的问题也就十分合乎常理了。

   但是这位老人家好像并没有听到他的话,或者说听到了也没打算理识他。那双紫色的眼睛里面只有冷冰冰的审视,不带任何感情色彩。这下安迷修更尴尬了,尴尬的同时还有一点生气。说好的人鱼对待认可的人是非常礼貌的呢?!他面前这位不但毫无礼貌可言,甚至还一副“我是你安迷修大爷”的样子。

    “安迷修,”这位大爷终于开口了,“你不记得我了?”说完这句话,眼睛还危险地眯了起来,颇有种狮子狩猎的感觉。

    “虽然在下确实是来拜访您的,可是在下以前没有见过您,更不用说记得了。”安迷修下意识吞了一口口水,解释道。

    “嗤……居然不记得了。该说什么呢?贵人多忘事么?”雷狮眼中闪了一下不明意味的光芒,“你真的不记得了吗?有关于那场上古之战,和你一直追寻的,有关于‘我’的真相?”

    “……在下虽然知道上古之战,可是那场战争结束的时候我都还没有出生,在下是人类,就算出生了也是不可能活到现在的,不是吗?而且关于您口中的真相……那应该是在下的师父所追寻的,而在下不过是……完成他的遗愿。”安迷修说起自己的师父,湖绿色的眼睛暗淡下来,看起来就像一摊死水。

    “……啧,算了,你想不起来倒是方便了我,我也不用给你解释了。”嘴上爽快的人鱼心里却一点都不高兴,他阴沉沉的表情完完全全地出卖了自己的内心。

    “……”安迷修看着雷狮明显不太高兴的表情,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又沉默下来。安迷修敢肯定他这十九年以来绝对没有见过雷狮,毕竟像雷狮这样张扬英俊的容貌就算他见到,也不可能忘记。更何况雷狮口中所说的情况很明显是这位人鱼祖先很久以前见过一个和他名字相同的人,并且和那个“安迷修”关系不错。

   这边安迷修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世界中无法自拔,那边雷狮却很是不耐烦地“啧”了一声,然后像是躲瘟神一样地转身上了楼。于是安迷修第一次任务尝试就这么失败了。

   安迷修回去之后却很久没有看到秋,询问金之后才得知人鱼族正在筹备祭祀,每一个人都在为这场百年难遇的盛典做准备。而秋身为一族族长,忙得更是不可开交。金还转告安迷修,说秋邀请安迷修留下来观看盛典。如果安迷修愿意,大可留下来在人鱼族做客一段时间,若是不愿意,也可以让金带着他出人鱼族的领地。

   安迷修闲着也是闲着,于是就每天在自己的小木屋旁边研究研究花花草草,搞搞人际关系,等待着祭祀开始。

  

是小白的第一次尝试×
做工粗糙×
审美爆炸×
但还是想发(。)
做一个小小的记录,第一次做簪子~

性感奈布在线教你如何破除土味情话(2)
想不到吧这个东西它居然还有2(我也没想到
原梗是雪地草地死心塌地
结果被我蠢萌蠢萌的专杰记成了天空(?)草地死心塌地,结果念起来好像还蛮顺的(???)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恋爱使人失智吗(划)

(???)
性感奈布在线教你如何破除土味情话。(bushi)

完蛋。
他智商突然上线了。
我感觉我凉凉(×)

论为什么我家专杰是直男。

所谓沙雕的罗曼蒂克是怎样炼成的

【所谓沙雕的罗曼蒂克是怎样炼成的】〔杰佣〕含不明显园医
沙雕小短文,ooc注意
放飞自我的产物
(*๓´╰╯`๓)♡
1
你永远不知道你的队友在你辛辛苦苦溜屠夫的时候在干什么。
但是因为佣兵的身份,奈布.萨贝达对周围事物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当然也包括他某局溜杰克的时候园丁小姐和医生小姐在一旁的草丛里悄咪咪地议论他和杰克那所谓“不可告人”的故事。
……你当传奇故事呢还不可告人扑朔迷离?还有他这么辛苦争取来的时间你们是不是应该去开机而不是在这里变身八卦达人?
“偷听”了几回医生小姐和园丁小姐的分析,奈布.宇宙直男.从没对杰克有任何想法.萨贝达甚至也被说服了,觉得杰克对自己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对。
    但是直男处理问题的方式就很直接。在又一次“巧遇”杰克后,奈布终于忍不住开了口:“……杰克啊,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这句话在直男奈布的脑海里已经算是最委婉的话,然而外表稳如老狗实则内心慌的一匹的杰克先生却实实在在听出了奈布的话外音,也就是——杰克,你是不是喜欢我?
    但是下定决心制定完美计划追到小奈布的杰克先生怎么会在计划还没开始的时候让自己失败呢?于是他一本正经的回答:“佣兵先生,你想多了。”
    可是在听了那么多腐女的言论后,奈布早已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了解并熟练了作为一个gay的所有心理活动。
    比如在杰克先生没有暴露的,完美的回答了他的问题之后,他的第一想法居然是——说不定杰克这厮嘴上叫着佣兵先生,心里喊着小奈布呢?虽然好像也没说错什么,但这个想法在奈布的脑海里一浮现,就被奈布的理智赶了出去。
    毕竟还没有真正成为gay嘛。
    好在两人之间尴尬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太久,就被路过的社工先生打破了。克利切在一旁空地上旁若无人地翻着自己的衣服口袋,终于在胸口掏出了自己的大杀器——哦不,光彩夺目美艳照人的手电筒小宝贝。这当然不是公认的而是克利切自己取的。他举起手电,直对着杰克,一边照杰克一边转头对旁边的奈布喊:“你快走这里有克利切撑着!”
    奈布很给面子地转身就走,而一边的杰克居然站在原地没有动,要知道如果是以前的杰克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抓到除了奈布以外的求生者的机会。而站着不动的原因却是克利切打断了他和奈布尴尬的处境让他得以解脱。站在原地不动的后果就是眼睛突然一阵刺痛——手电筒进度条满了。克利切照瞎杰克后,也没有逗留,一溜烟跑了。
    一旁在树下偷窥的奈布额头上垂下几根黑线:今天的杰克真是不同寻常的乖呢……看着居然有些委屈巴巴的感觉……
    杰克当然不知道奈布心里的小九九,等到眼睛恢复视力后就开始寻找求生者。这局的结局依然是屠皇杰克大获全胜,留下小奈布开开心心送去地窖。
    啧,真是gay里gay气的爪爪杰啊。然后奈布看着一脸无辜的杰克,又一次忍不住问出口,而且比上次直接多了:“杰克,你老实回答我,为什么每次只放我去地窖,我在你面前你都不打我?”好像从杰克眼睛里看出了什么似的,“你别装傻,更不要装瞎。”
    杰克站在原地,心情略微复杂——看来他的完美计划无法实施了呢。他眯了眯暗金的眸子,锁定奈布头上一撮翘起的呆毛慢悠悠的开口:“那奈布接受吗?”接受我对你这么好吗?
    奈布看着杰克东飘西转的眼神就知道他此刻心里有多没底。好歹也对自己有点自信啊。心里一丝丝小喜悦被这飘忽的眼神无限放大,奈布忽然意识到,如果他开口,那么这个人就是他的了。
    “接受啊。”各种意义上的。
    然后奈布就看着杰克给他上演了一出原地飞升。地上的尘土都扬起了厚厚的一层。捂住口鼻,奈布毫不犹豫的跳下了地窖——毕竟今天的任务可是超额完成了呢。
    园丁:🌚
    医生:🌝

画了一个封面????
沉迷小英雄无法自拔

红蝶小姐姐淘汰了三个人之后。
带着佣兵解起了电gay【。】
三台快要解完的时候。
我成功掉线了。(๑•́ωก̀๑)

安麻麻生日快乐

安迷修生日快乐!!









贺图什么的,会有的,都会有的(忙到吐血)